[1] 侯仁之. 北京城的生命印记[M]. 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9: 9-11, 103.
[2] 蓝勇. 明清时期的皇木采办[J]. 历史研究, 1994(6): 86-98.
[3] 李志坚. 明代皇木采办研究[D].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 2004.
[4] 金弘吉. 明末四川皇木采办的变化[J].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2001(4): 87-92. doi:  10.3969/j.issn.1000-422X.2001.04.010
[5] 蓝勇, 彭学斌, 马剑. 四川汉源县水井湾皇木采办遗迹考[J]. 四川文物, 2011(2): 68-75.
[6] 周林, 张法瑞. 清前期广东皇木采办[J]. 岭南文史, 2011(2): 29-34.
[7] 陈季君. 明清时期黔北皇木采运初探[J]. 遵义师范学院学报, 2008,10(6): 6-8, 15. doi:  10.3969/j.issn.1009-3583.2008.06.003
[8] 刘旭, 陈喜波. 物流视角下的明北京营建木材采办研究−以川木采办为例[J]. 地理研究, 2010,29(8): 1407-1415.
[9] 李庆云. 权力、市场、环境视域下的明皇木采办[D].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 2016.
[10] 陈喜波, 韩光辉. 明清北京通州运河水系变化与码头迁移研究[J].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2013,28(1): 107-116.
[11] 北京市朝阳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北京市朝阳区地名志[M].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93: 258.
[12] 冯玉洁. 《清史稿·职官志一》考论[D]. 淮北: 淮北师范大学, 2018.
[13] 清会典事例[M]. 北京: 中华书局, 1991.
[14] 明实录: 明武宗实录[M]. 台北: 台湾" 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 1962.
[15] 申时行, 赵用贤. 大明会典: 卷190[M]. 明万历刻本. 国家图书馆藏, 1572-1620.
[16] 北京市西城区地名志编纂委员会. 北京市西城区地名志[M].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92: 222.
[17] 何士晋. 工部厂库须知[M]. 明代万历刻本.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3.
[18] 官嵬. 《工部厂库须知》浅析−兼及明代建筑工官制度勾沉[J]. 新建筑, 2010(2): 122-124. doi:  10.3969/j.issn.1000-3959.2010.02.024
[19] 刘志松. 清" 冒破物料”律与工程管理制度[D]. 天津: 南开大学, 2010.
[20] 符娟. 清朝工程营造中物料管理的法律规制探析[D]. 苏州: 苏州大学, 2013.
[21] 《中华大典》工作委员会, 《中华大典》编纂委员会. 中华大典: 林业典: 森林利用分典[M]. 南京: 凤凰出版社, 2013.
[22] 朱国祯. 涌幢小品: 卷4[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2.
[23] 孙承泽. 春明梦余录: 卷46[M]. 北京: 北京古籍出版社, 1992.
[24] 梁明武. 明清时期木材商品经济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 2008.
[25] 谈迁. 国榷: 卷20[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58.
[26] 杨家毅. 明清北京通州城与漕运仓储的关系[J].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17(2): 59-67. doi:  10.3969/j.issn.1671-6973.2018.02.010
[27] 明实录: 明英宗实录[M]. 台北: 台湾" 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 1962.
[28] 明实录: 明宣宗实录[M]. 台北: 台湾" 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 1962.
[29] 胡德生. 中国古代家具[M]. 上海: 上海文化出版社, 1992.
[30] 北京市通县地名志编辑委员会. 北京市通县地名志[M].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92: 176.
[31] 郭平. 略论京杭大运河与通州文化[J]. 经济研究导刊, 2015(14): 47-48. doi:  10.3969/j.issn.1673-291X.2015.14.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