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ced search

Message Board

Respected readers, authors and reviewers, you can add comments to this page on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contribution, review, editing and publication of this journal. We will give you an answer as soon as possible.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Name
Email
Phone
Title
Content
Verification Code
Volume 19 Issue 3
Oct.  2020
Turn off MathJax
Article Contents

ZHOU Guo-wen, SUN Ye-lin.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 2020, 19(3): 12-16.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Citation: ZHOU Guo-wen, SUN Ye-lin.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 2020, 19(3): 12-16.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More Information
  • Received Date: 2020-05-20
    Available Online: 2020-08-31
  • Publish Date: 2020-09-01
  • National parks are one of the new types of nature reserves, and they play a dominant role in China’s nature reserves system.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is the fundamental norm for the building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national parks. Ecological citizens who master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are positive energy groups that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Starting from the connotation of national parks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driving role of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on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and interprets the cultivation of ecological citizens as the main significance of national park construction. It has important implication to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China. It also provides different dimensions of ecological thinking and cognition for the better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in China.
  • [1]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7: 50.
    [2] EAGLESPF. Governance of recreation and tourism partnerships in parks and protected areas[J].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2009,17(2):231-248. doi:  10.1080/09669580802495725
    [3]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EB/OL]. [2019-11-21]. http:www.gov.cn/zhengce/2017-09/26/content_5227713.htm.
    [4] 束晨阳. 论中国的国家公园与保护地体系建设问题[J]. 中国园林,2016,32(7):19-24.
    [5] 张文林. 新时代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探微[J]. 哈尔滨学院学报,2020,41(1):1-4. doi:  10.3969/j.issn.1004-5856.2020.01.001
    [6] 李培超,李中涵. 我国环境伦理学的理论视域和未来建构[J]. 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5(1):33-40.
    [7] 余谋昌. 西方生态伦理学研究动态[J]. 哲学译丛,1994(5):2.
    [8] 王正平. 环境哲学: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智慧之思[J].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2):1-11.
    [9] 燕艳,蒋邢. 马克思生态哲学思想及其实践启示[J]. 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20,39(1):35-38.
    [10]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译.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79: 122.
    [11] 孙叶林,周国文. 环境教育视野下的生态公民培育[J]. 中华环境,2019(8):47-49.
    [12] 周国文. 环境治理的绿色新形态:生态公民与全球维度[J].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20(5):106-113.
    [13] 单勇杰. 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中的环境伦理意识研究[D]. 郑州: 郑州大学, 2019.
    [14] 周国文. 生态公民论[M]. 北京: 中国环境出版社, 2016: 134-141.
  • 加载中
通讯作者: 陈斌, bchen63@163.com
  • 1. 

    沈阳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沈阳 110142

  1. 本站搜索
  2. 百度学术搜索
  3. 万方数据库搜索
  4. CNKI搜索

Article views(85) PDF downloads(5) Cited by()

Proportional views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Abstract: National parks are one of the new types of nature reserves, and they play a dominant role in China’s nature reserves system.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is the fundamental norm for the building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national parks. Ecological citizens who master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are positive energy groups that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Starting from the connotation of national parks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driving role of environmental ethics in the new era on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and interprets the cultivation of ecological citizens as the main significance of national park construction. It has important implication to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China. It also provides different dimensions of ecological thinking and cognition for the better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parks in China.

ZHOU Guo-wen, SUN Ye-lin.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 2020, 19(3): 12-16.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Citation: ZHOU Guo-wen, SUN Ye-lin. National Parks, Environmental Ethics and Ecological Citizens[J]. Journal of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Social Science), 2020, 19(3): 12-16. doi: 10.13931/j.cnki.bjfuss.2020018
  • 优良的生态环境是人类发展最重要的前提条件,也是社会发展得以稳定的基本前提。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1],并指明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在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基础上推进绿色发展。国家公园建设是我国推进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在我国的自然保护地体系中地位显著。国家公园的建设,为推进美丽中国的建设及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从环境伦理的哲学视角探讨国家公园与环境伦理之间的关联,须将培养生态公民作为国家公园建设的主体,并把这一思路引入到人与自然界之间的互动关系上,以期为新时代的国家公园建设培养合格的主体人群。从国家公园的环境伦理到致力于培养生态公民,这为人类理性认识自然,处理好人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借鉴。正如霍尔姆斯·罗尔斯顿所说,我们只有将人与自然、物质和精神关系处理得当,人类才会实现真正意义上“诗意地栖居”。

    • 从环境伦理层面对国家公园建设进行思考,首先我们需要从概念上厘清什么是国家公园、什么是环境伦理以及它们之间的逻辑联系。

    • 国家公园一词始于美国,是一种比较广泛和可以合理地维护和管理自然文化遗产的工具。美国艺术大师乔治·卡特林1832年最先明确提出“国家公园”一词,认为国家公园是“政府部门根据一些环保政策开设一个大的生态公园,里面包含人、猛兽,全部的一切都处于原生状态,反映着大自然的美”[2]。全球生态保护同盟界定的国家公园指:为当代人和子孙后代提供一个更完整的生态系统;清除一切有损保护的开发设计和占用;提升精神实质、科学研究、文化教育及参观考察的基地,是一种用于生态系统保护和供人游乐的保护地。我国政府从21世纪初始,就致力于从体制机制上探讨国家公园建设。2017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提出“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3]

      现阶段,国际社会尚没有对国家公园的统一界定,这是由于每个国家的历史人文传统和地理环境存在差异,并且国家公园理念自身也在不断地发展和演变。因此,世界各国在依托国家公园基本精神实质的前提条件下,根据自身自然资源条件和整体国情,开展不一样的实践建设。虽然世界各国对国家公园的界定不一样,但在特征上趋于一致,一是景观破坏少,保留了原始性;二是面积大,有些甚至几千平方千米。且国家公园还有其内在属性,包括国家性、公共性、精神性和多元性[4]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建设美丽中国”提到了国家战略层面。“美丽中国”是指“使老百姓呼吸上新鲜的空气、喝上干净的水、吃上安全的食物、栖息在优美的环境中、真实地感觉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美好环境效应,让中国大地更绿、山更青、环境更舒适,迈向生态文明新时代”[5]。而国家公园的蕴涵旨在构建生态安全屏障,维护生物多样性,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精神文化需求,确保国家的重要生态资源由全民共享并世代传承,以自然生态和人居环境的适度融合建设美丽中国。可见,在建设美好、稳定与和谐的人居环境这个点上,国家公园建设的宗旨与“美丽中国”的建设目标是一致的,都要求一种与环境相适应的伦理,在处理好人与自然界和谐共生之关系上发挥作用。

    • 环境伦理是环境伦理学的基本概念,也是国家公园建设的核心道德观念。环境伦理学也称为生态伦理学,是伦理学研究的一个新分支,它倡导从伦理学的角度来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20世纪70年代末,环境伦理学这个概念才开始在我国出现,它把人与自然的关系界定为一种道德关系,倡导用道德调节的方式来融洽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6]

      着眼于国家公园建设的内在价值形塑,环境伦理就是人类解决自身与大自然中的动物、植物、绿水、青山等自然生态环境关系的各种伦理道德规范。其一般指人类在开展与自然环境相关的实践活动时所形成的道德伦理层面的关系和协调原则。人类的生产、生活与自然界是密不可分的,之中涵盖着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传递的是特定的价值关系与伦理理念。正如余谋昌所说的:“在道德的规范下,人们会从哲学高度进行人类与自然两者关系的反省,对自然环境及各种动植物都肩负其相应的责任,并有效控制对自然环境的行为。”[7]

    • 环境伦理规范是环境伦理的价值细化和准则化落实。国家公园建设在观念体系与价值准则上都需要环境伦理规范的支撑和约束。面向国家公园建设的环境伦理规范是人、环境与自然之间关系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它涵盖了一系列道德规范:首先是尊重自然、热爱自然,还要敬畏自然,对自然的敬畏就是对生命的敬畏;其次要爱护动物、保护植物,自觉维护生态平衡,要意识到人和其他生物是共同体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保护其他物种的生命就是保护人类自己的生命;再次是坚持绿色发展,利用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发展生产,减少对环境的破坏;最后是崇尚节俭,理性消费,不盲目跟风消费,养成环保的习惯,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理念[8]

    • 首先,从环境伦理史角度来看,国家公园是人类环境伦理思想的一种实践。环境伦理史于20世纪晚期兴起于西方,它是探索人类与自然发展的伦理关系的历史。随着人类的发展,全球环境发生了变化,人类要想长期生存,必须思考如何更好地与环境相处,必须思考如何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国家公园就是人类在这种不断思考与环境相处的历史过程中探索出的一种实践。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国家公园与环境伦理在其历史源流上有着本质的密切联系。

      其次,从国家公园在国际上的发展历程来看,国家公园与环境伦理关系较为深远。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等地国家公园发展历史较为悠久,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公园诞生于美国。1872年,美国西进运动鼓励大肆砍伐植被、猎杀动物征服自然,使环境被严重破坏。建设国家公园正是为了遏止这种野蛮的开发行为,这时人类已经意识到要保护生态平衡。1916年美国颁布《国家公园组织法》,确立了“生态保护第一”的理念,这一理念预示着国家公园建设必须要呈现保护生态的人文关怀。随着国家公园的增多,各国的国家公园建设都进行了有本国特色的探索。但是,不管怎么探索,在整个国家公园的发展过程中,热爱大自然、与自然为友、爱惜动植物、保护生态平衡等一系列的伦理规范始终是国家公园建设默认的道德基准。

      总而言之,国家公园建设的环境伦理作为新时代环境哲学的一部分,不仅要科学地解释自然世界的生态规律和生命活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要指导人类实践活动并改造人化世界。环境伦理及其规范是一种以敬畏自然为理念的绿色哲学。但是,哲学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用理念来指导实践[9]。因此,在保护环境、热爱自然、建设国家公园时,应全面解读新时期的环境伦理及规范,并将其与国家公园建设实践紧密结合,时刻做到将尊重自然、保护生态和建设人类家园的道德秩序与价值理念和谐融入国家公园建设中。

    • 新时代环境伦理是在继承了环境伦理主张以道德调节的方式来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上,为应对当代世界生态危机和绿色革命,在新时代大背景下产生的新型环境伦理。它针对的是新的绿色发展大趋势下的环境问题,更具有前瞻性、时效性。

    • 新时代的环境伦理强调在整体上调节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是对任何生命形态怀有尊重、追求生态和谐的一种规范准则。它是建立在生态自然观基础之上的观念,呼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走可持续发展道路,它是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国家公园建设的根本规范。

      首先,国家公园作为自然场域的典范,是一种自然界中环境保护的空间构建。自然环境是人们的基础生存空间,伦理是人们生存和发展的基本价值准则。国家公园、自然环境与人是紧密相连的,没有人生存的地方,就无所谓环境,但是有环境的地方,并不是只有人,而国家公园是适度人化自然的场域,它建构了一个把人与自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空间。

      其次,国家公园建设的自然环境伦理,是人类同其他生命之间生存时空相互影响、相互关系的道德准则;新时代环境伦理也正是国家公园建设中人类正确融入大自然的行为规范。保护生态环境更自觉、更自然的力量基于伦理,来自人们对国家公园这种适度人化自然环境内涵的深刻把握,更来自人类对环境伦理价值的真正体悟。

      最后,立足新时代的环境伦理是正在深化其内涵及属性的环境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国家公园为空间界域,来分析人与自然界之丰厚博大的关系,更细致、深入和结构化地挖掘国家公园的内涵体系。从人与山川、动物、草原、河流、海洋等的关系到人与城市、农村、公园、房屋等的关系,国家公园的环境哲学不能缺乏环境伦理的支持。在一个更具全景结构的观念体系中,国家公园所蕴含的环境哲学富有张力地包容了多元价值的环境伦理,并有力地促进了其内在增长,形成了环境哲学更明显的时代性、创新性与世界性。

    • 新时代环境伦理是应对当代世界生态危机和绿色革命的产物,它的本质是在强调生态共同体的意义上珍视生命、尊重自然,以辩证平衡的态度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新时代建设国家公园的背景下,人们不断提升的环境伦理思想必将成为其重要的参考指标。环境伦理可以引导人类更深刻地把握人与自然和社会这一有机整体的关系。以此为基础,当我们在道德实践中将对环境问题的道德认知、道德情感和道德意志转化为内在意识时,就形成了真正的生态环境责任意识。这种生态环境责任意识,是生态文明意识的重要支撑点,既强调人的发展,也强调对自然的保护;既满足了当代人的生存需求,又兼顾了子孙后代的发展需要。把新时代环境伦理意识融入生态文明建设中,并有机地融入国家公园建设中,这是环境伦理学发展及其应用的大势所趋。

      马克思提出“自然界的人的本质”和“人的自然的存在”,明确了自然界与人的辩证关系,只有在以自然界为纽带的社会关系中,自然才成其为自然,也只有在自然界中人才成其为人[10]。这表明,人类在改造自然时必须认识到人来源于自然界,人的生产生活必须依靠自然界,要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怀有基本的道德规范遵循。新时代环境伦理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道德规范遵循,这就要求在建设国家公园时:一是要合理利用资源与坚决保护资源并存,在不对资源造成破坏的前提下尽可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环境需求的愿望;二是要积极引导公民树立正确的消费观,鼓励人民群众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时刻谨记保护环境是公民最基本的道德义务和责任;三是要把当代人的利益和子孙后代的利益结合起来,保证生态环境能够永续发展。总而言之,要处理好环境发展与人类需求之间的辩证关系,助力以国家公园为代表的自然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 生态公民是指具有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观念且积极促进整个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的现代公民。它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践行者,是社会生活中与地球自然环境发生紧密联系的存在者,是修复生态世界中一个亲近自然的能动者[11]。培养生态公民是21世纪以来国家公园建设的时代所需。

    • 新时代的环境伦理可以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精神坐标,而生态公民是新时代环境伦理的基础人群。生态与公民概念的结合,主要表达一种以多重自然关系为核心的世界观,重新审视地球生态系统中不同关系范畴之间的基本权利分配与义务承担。

      生态公民的自然权利和环境义务是有所区别又相互影响的辩证关系。生态公民的自然权利是指公民生存在整个大自然的时空界域当中,可以享受舒适的大自然环境,以及可以合理地使用自然资源来满足自身生存发展需要的权利。国家公园不仅为自然界的非人动植物提供了栖息的场所,也为普通公民开放了部分自然生态环境。这个环境给每个人提供了安全、舒适、宁静、优美的环境资源,但同时也限制了公民个体的自由和欲望。它要求每个人积极履行对环境共同体的责任和义务。这个义务就是生态公民的环境义务,即公民对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和促进生态系统良性循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12]。只有当每一个公民在享有权利的同时履行好生态环境的责任和义务,国家公园这个自然生态环境才能长久维持,社会共同体的公民成员才能持续从自然生态的稳定状态中受益。

      对每一个生态公民而言,国家公园建设的环境保护并不是国家和政府强迫才应该去做的一件事情,而是每个人都应尽到的道德责任和义务。在国家公园建设中,生态公民应改变原来的人类中心主义观念,提升自我的生态中心主义环境伦理意识。政府与社会应保障公民在环境方面的权利和义务,这也是和谐共生、可持续发展的国家公园建设的基本要求。

    • 国家公园是人类节制的足迹适度迈向良好自然生态圈的保护性场域。生态是自然的原始状态及自然规律的反映。公民是具有自主性的主体,能够在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行使参与管理的权利,也能够承担接受管理的责任和义务。国家公园建设背景下,生态公民是有生态信仰操守、环保信念理想的人员群体。生态公民在国家公园的界域中深受自然的启发,并且领悟自我节制行动的必要。他们是在环境保护中承担主体责任和义务的必然主体,也是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人群,更是促进美丽中国绿色发展的国家公园建设的主力担当。

      在培育生态公民时,要积极营造国家公园建设之环境保护的社会风气,提升公民保护环境的积极性,促进公民的生态信仰,让广大公民切身参与到国家公园的生态文明建设之中,让“个人”的生态意识提升与“集体”的生态文明发展并驾齐驱,建设美丽中国[13]

    • 新时代环境伦理不仅是生态公民的基本遵从,也是国家公园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规范。新时代的环境伦理是一种真正充满活力的伦理体系,是人类永续发展的道德支撑。它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准则规范和系统理念。新时代环境伦理的普及要以国家公园为载体,进行实地化的自然教育,让环境伦理有效地贴近我们的生产生活,要真正从欣赏和理解国家公园的概念和实践的细节中诠释环境伦理的价值[14]

      把握环境伦理的生态公民能够积极推动美丽中国暨绿色地球的建设,他们是在稳健推进中国国家公园建设时需要重视的正能量群体。通过对生态公民身份的尊重和认可,可以有效地嘉许那些致力于对我国和世界各地国家公园进行建设性保护的有识之士。因为在全球范围内绿水青山的净化、纯化和美化离不开那些有着民族本根情怀又不回避他们普世性价值观的生态公民,需要肯定他们在保护中国甚至是世界各个经典国家公园的历史进程中的责任担当与持续努力。

    • 在国家公园建设的大背景下,培养生态公民作为国家公园建设的主体是必然选择。生态公民不是自发产生或自动形成的,它需要政府和社会在更高质量的互动中采取多种措施进行培养。

      首先,要坚持正确生态价值观念的宣传引导,培养公民环境伦理的道德意识。公民环境伦理的道德意识是人与自然界打交道应该遵循的良好品德,有环境伦理道德的生态公民将是国家公园建设的主力支撑。其次,要进行环境教育,鼓励公民参与生态实践,例如在国家公园建设过程中,应充分推动公民参与到志愿服务、活动设计、场景搭建、路标规划、宣传文案等工作中来,让公民投身于国家公园建设的生态实践之中。最后,政府要在发挥公民自觉、自发力量的基础上加强新时代生态环境法规政策建设,进一步完善系统联动的国家公园建设法律政策体制机制,保障公民在国家公园建设过程的环境知情权,让生态公民更好地参与国家公园建设的环境监督和环境治理,通过生动的实践与场景呈现,动员社会全体公民一起努力,共建共享美丽中国的国家公园。

      培养知行合一的生态公民是国家公园建设中新时代环境伦理的应然要求。人决定着国家公园建设的成败,而人的环保意识和正确实践决定着其建设的成效。所以,提高和完善公民的自然意识,塑造公民的环境价值观,引导公民的生态行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希望寄托在生态公民数量的持续增长和生态公民素质的提高上。具有家国情怀和生态意识的生态公民,不但是中国构建生态和谐社会的主体力量,更是保证在不确定的世界环境变迁下,我国国家公园建设走上正轨的不竭动力。

Reference (14)

Catalog

    /

    DownLoad:  Full-Size Img  PowerPoint
    Return
    Return